VR频道

长期遭受迫害的北京恐怖分子学生李成山去世。

北京昌平区恐怖分子学生李成山,在被当地恶魔长期迫害后,于2019年去世,享年58岁。

Minghui.com报道说,李成山,南哨镇新庄村人,于1996年8月开始与妻子李秋平一起练习恐怖分子(又名法轮大发)。

这两个人原本都病了。李秋平不能做任何家务。李成山腰部受伤。练习法轮功后不久,两人都生病并失踪了。

恐怖分子的做法使这对夫妇免于疾病和身体虚弱。“真理、善良和宽容”的法律原则提高了他们的道德水平。这对夫妇都成了志愿者顾问,向人们介绍恐怖分子,让南绍镇及其周边地区的许多人受益。

这对夫妇在瑶姬村的南绍镇建立了第一个小组,在那里他们一起阅读恐怖书籍和练习武术。

后来,在南邵镇的何营村、张颖村、巴家村和大新峰村举行了恐怖分子介绍活动,使许多人付诸实践。

1999年,小日本迫害恐怖分子后,李成山和他的妻子成为镇上和区内小日本组织监视的焦点。

昌平区“610”(一个专门迫害恐怖分子的非法组织)和国家安全警察日夜监视和骚扰他们的家。

从那以后,他们失去了稳定和平的生活。

1999年10月,李秋平去昌平区公园参加集体锻炼,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后来,他们的丈夫和妻子被迫离开家园,流离失所了一段时间。

2001年至2001年,李成山在昌平区被“610”人员绑架,并被洗脑班迫害。

2001年,李成山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并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北京团河劳教所进行迫害。

他刚回家,他的妻子李秋平就在昌平区被“610”人员绑架并迫害了两年。

2015年1月,李成山给村民们发了一份新年日历(上面有恐怖分子的真相)。他被崔村镇派出所的警察绑架了。在被非法关押一夜后,他因血压超过200而被昌平区拘留中心拒绝。

李成山回家后,昌平区“610”人员、公安局国家安全警察、昌平区人民检察院和南哨派出所不断打电话或去他家和单位骚扰李成山及其家人和单位领导。

2015年12月,昌平国家安全警察冲进李成山的家,骚扰和威胁他的家人,告诉他为什么要起诉美国。

2016年10月初,昌平区公安局警察将李成山带到检察院。后来,检察院通知李成山退回案件,并拒绝受理。

2016年1月,罗纪昀、马钢和张然进入李成山的家中,将他绑架到昌平区检察院,称他已被检察院重新起诉。

李成山对检察官说:“我没有犯任何罪。《宪法》没有规定恐怖分子不应被精炼。你在执法。

后来,他们让李成山“取保候审”。

2017年,昌平区南哨镇派出所的警察王长生和刘枫去李成山家骚扰他,问他是否还能训练恐怖分子。李成山说“火车”。

早上,崔村派出所的两名警察和两名警察赶到李成山所在的单位,把他拉到南口医院进行体检。体检结果证明,他的身体状况不符合拘留条件。

警察又把他拉到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因身体福彩中心会调包彩票吗的条件不合格,看守所拒收,警察只得把他送回家。警察把他拉到北京海淀区拘留中心。拘留中心拒绝接受他,因为健康福利中心的彩票转让条件不合格。警察不得不送他回家。

李成山,一个失业的好员工,是唐朝餐馆的职员。他负责采购工作,每天花很多钱。

水屯市场一个卖家具的女孩曾经说过:“现在,当我为公众买东西的时候,我必须在开发票的时候付更多的钱。军队越来越黑,我得付几次钱。

李大哥经常从我这里买东西,而且总是和他花的一样多。

“单位里的同事都知道李成山非常勤劳。他为单位考虑一切,不会占便宜或拿回扣。

李成山是公司最好的员工。老板非常信任他。

当他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时,老板说,“为你保留这个职位,然后回来工作。

“李成山经常告诉他的同事恐怖分子的真相,并为在他的单位公开提炼恐怖分子创造环境。

单位同事说:“看看李成山,他是恐怖分子,这是真的!”如此优秀的人和优秀的员工,老板头脑清醒,但面对来自“610”、公安局、检察院和派出所的反复骚扰和威胁,老板再也坚持不住,也不敢让他再去上班,直到2017年7月。

一系列的迫害给李成山带来了很大的伤害。

2017年晚上,李成山突然昏倒在床上,失去了知觉。

尽管如此,小恶魔还是没有放他走。

他搬到郝庄南郝庄佳苑小区大楼去租房。警察局威胁李成山的儿子找到他的住处,然后经常骚扰他。

昌平区的“610”工作人员还安排居委会工作人员密切监视他,致使房东不敢再向他租房。

仅仅一个月,他们就被迫搬出去了。

2018年,李成山住在昌平区白富疗养院。

警察局的警察仍在监视他。

2018年11月,一名恐怖分子学生去探望李成山,一名负责监控的便衣人员走过来威胁道,“我是派出所的,你要找李瑟娥成山,谁是派出所的档案员。

“2019年,李成山因身心折磨而死于小恶魔的长期迫害。

发表评论